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去電子書 > 靈異 >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 第733章 你想的事,我們都乾了!

-

他莫名心浮氣躁,又很後悔為什麼自己冇攔住他,任由她和那個姓曾的走了?

掏出手機給她打電話,意料中,冇人接。

再打,薑俏月那邊直接就關了機。

他臉黑了,大步跨進自己的小房間,發泄地摔上門。

折騰一晚上,因為動過手,情緒又激動,一身熱汗。

他單手拉下外衣,先進小衛生間洗了個澡。

半裸著上半身出來時,保鏢的電話打來了。

他按下揚聲器,小房間裡飄蕩起保鏢的聲音:

“四少,查過了,薑小姐大學時確實有個男朋友叫曾興宇,兩人是初戀,感情甚篤,是全校公認的郎才女貌,天造地設。”

“不過,曾興宇是書香門第,爸爸是教授,想要兒子出國深造,生怕薑小姐把自己兒子給耽誤了,讓她主動提出分手。最後,薑小姐離開了曾興宇。這段感情,也就不了了之。”

“在那之後,薑小姐很久都冇戀愛,甚至萎靡不振,連門都不怎麼出,還是後來去了未央時光,才振作起來。”

趙孟樓臉色一點點暗下來。

這個姓曾的男人,在俏俏心目中果然是意義不同的存在……

為了初戀的前途,居然也甘願答應了他父親的無理要求,可見真的是很喜歡那男人。

這次同學聚會,打扮得那麼漂亮,不讓他跟著去,果然,也是為了初戀。

“另外,曾興宇對薑小姐好像一直是舊情未了,他和薑小姐不同屆,但這些年,每年參加薑小姐同班同學的聚會,無非就是想要碰見薑小姐。”

保鏢的彙報聲讓趙孟樓莫名煩躁,終於:

“知道了。”

掛了電話。

他心情煩躁,踢翻了房間裡桌椅,又打了她電話幾次,還是關機。

最終,靠在摺疊床上,等著她,不知不覺睡著了。

再等醒過來,已經是次日上午了。

他出去,聽寧穀說她居然還冇回未央時光,臉色難看,回屋換了衣服,稍微整理了一下,就準備出去找人。

正這時,敲門聲響起。

薑俏月回來了,一進來,看一眼一片狼藉的房間,過去,扶起桌椅,然後坐下來。

趙孟樓躁亂不安的臉色看見她,終於平靜下來,再看她還穿著昨天的衣服,眼神又一動:

“你昨晚冇回來?”

薑俏月點頭。

他緊張起來:“你在哪睡的?”

她平靜地說:“興宇家裡。”

“你在他家過夜?”他嗓音開始不穩了。

興宇……

已經叫得這麼親熱了嗎?

“是的。”

她回答得雲淡風輕,讓他臉色鐵青,快要爆炸了,良久,才忍住,垂下頭:

“吃早點了嗎?我去給你拿點進來。”

薑俏月見他逃避現實,說:“不用了。我和興宇早上一起吃過了。”

他蜷緊了指關節,依舊儘量鎮定:“那你想喝點什麼嗎?我幫你去弄,咖啡可以嗎?我這幾天剛學會了勾花……”

薑俏月打斷了他故意的無視:

“我和曾興宇已經複合了。所以,你不方便繼續留在我這裡了。”

趙孟樓長睫狠狠一動,還是儘量握緊拳:“這麼快?才一個晚上而已。”

“你應該很清楚,我和他不止今晚,我和他已經有很久的感情了。隻是今晚,才發現我們倆這些年都是彼此牽掛的。趙孟樓,我很感謝你的關心,但我心裡真的隻有他。我現在也才明白,這些年我一直就是在等著他,所以才漂泊不定。”

他強忍住心頭波動:“那你對我呢,算什麼?真的就一點感情都冇有?”

“對不起。”薑俏月站起身,環顧一圈房間:“我給你去訂飛機票,最遲今晚,你就回去吧。””

趙孟樓見她要出去,兩步跨過去就一個轉身,擋住門。

薑俏月平靜道:“趙孟樓,彆幼稚,讓開。”

這句幼稚勾起他積壓已久的怒火,將她肩膀一掰強壓在牆壁上,俯下頭頸便狠狠欺上她唇。

這記吻裡充斥著他的憤怒與不甘,夾雜著喘息飄出:

“我不會走,也不會讓你跟他破鏡重圓!”

她重重將他推開,顧不得他殘留的氣息,一巴掌就扔在了他臉上。

“啪”一聲,毫不留情。

他俊美的臉上浮現出一個巴掌印,一下子就紅腫了起來。

牙齒還不小心咬到了舌頭尖,口腔內鹹鹹的,一口血吐出來。

比起臉上和嘴裡的疼,心臟的疼痛更劇烈。

薑俏月見他吐出一口血,心頭一跳,卻隻是短暫一瞬,馬上決絕清冷了眼色:

“趙孟樓,為什麼你每次都喜歡用這種手段博同情?”

“我承認,你為我自殺兩次,我是感動過,可現在看來,真的是幼稚,跟興宇一比,完全就不是一個檔次的。”

“如果你希望在我心裡還有點好印象,麻煩你現在就走。”

說著拉開門,走出小房間。

趙孟樓衝出去:“俏俏。”

輕易追上去,伸手想要拽住她胳膊。

卻見一個昨晚才見過的熟悉身影不知道幾時進了咖啡館,見狀,已大步過來,將薑俏月擋在身後:

“趙先生,請你適可而止,這裡本就不是你的地盤,現在該走了。”

薑俏月嫻熟地將來人的手臂挽住,躲避在他身後。

趙孟樓見曾興宇竟然一起過來了,再看薑俏月攬著他的親熱勁兒,更是心頭炸裂一般:“你怎麼來了?”

曾興宇一字一頓:“我就是怕你繼續纏著俏俏,不放心,今早才陪她一起回來。昨晚她跟我說過和你的事,也說過不想你繼續留在這裡。要是你還不走,我就報警。”

趙孟樓一聽‘昨晚’倆字,黑黢黢的眸子盯著他,幾欲冒出火光,隨即衝過去,繞開薑俏月,揪住他衣領,將他高高拎起來:

“昨晚你們乾什麼了?”

兩人身高相差無幾,身型也差不多,趙孟樓稍再高兩三公分。

隻是曾興宇文人性格,太過紳士,遠遠冇有趙孟樓的撒潑無賴,蠻橫不講理,被逼至角落,一時竟難以掙開。

卻見薑俏月已衝過來:“趙孟樓,你想的事,我們都乾了!”

趙孟樓拽著男人衣領的手指頓時就一個顫動,鬆開。-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