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去電子書 > 靈異 >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 第653章 你剛懷上孩子,不能久站

-

趙初禮依然是那副風度翩翩的貴公子模樣。

身邊的少婦,看著與宗吟姻差不多大,眉眼有一點點相似。

蘇蜜知道,這女子應該就是宗吟姻同父異母的妹妹,太傅府的二小姐,族譜上的那個宗盼兒了。

這時候的宗盼兒已經得償所願,嫁給了心儀的趙初禮。

這宗盼兒生得雖不如宗吟姻美貌,但也算嬌憨可人,眉眼天真。

看著冇有半點心機,不像是壞人。

此刻,身著白色寬大衣裙,頭戴素絹花。

腕上還拎著個小食盒。

一進來,看見廳內的棺木,再看向形銷骨立的姐姐,宗盼兒眼眶一紅,跑進去,哭出聲:

“姐姐,節哀!”

宗吟姻看見妹妹來了,毫無波瀾的臉一動,卻還是剋製著心情:

“你能來弔唁,有心了。可昌南王府如今是眾矢之的,你們還是回去吧。”

宗盼兒卻拉住姐姐的手,哭得更厲害:

“姐姐,這種時候,你就讓我來陪陪你吧!我知道姐姐心中肯定難受,你想哭就哭出來……”

宗吟姻仍是木然不語,不說話,也不哭。

宗盼兒見她消減不少,打開食盒,拿出一碟點心和茶壺,茶杯,哽咽:

“姐姐,我剛進來時,聽說你幾日不曾進一粒米飯了,姐姐,我知道你冇胃口,可至少進一點,這是我在家裡做的桂花桃酥,你權且吃一點點……”

蘇蜜這是第一次在夢禮看見宗盼兒本人。

倒是和自己想象中的,有些不同。

她本以為,這個宗盼兒是太傅繼室所出,和宗吟姻又不是一個親媽,加上喜歡姐姐的未婚夫,最後還嫁給了姐姐的未婚夫,肯定和宗吟姻關係不太好,說不定還玩弄過手段。

宗吟姻當初被外界傳言說是個壞脾氣的醜女,說不準也是宗盼兒放出來!

但——

此刻,卻顛覆了她原本的猜想。

首先,這種時候,宗盼兒能冒著被皇帝不悅的風險,和趙初禮一起來悼念姐夫昌南王。

肯定對姐姐還是很好的。

就算是趙初禮想來,她冇辦法阻止,自己也完全可以拒絕吧!

其次,就算真是冇辦法纔來,宗盼兒也完全可以態度冷淡,甚至還能嘲諷姐姐兩句。

但,宗盼兒卻哭了,而且好像是真心的,還特意親自做了拿手點心給姐姐吃。

作為一個旁觀者,蘇蜜看得出來,宗盼兒是真的心疼宗吟姻的喪夫,眼淚也並非虛情假意。

宗吟姻推開碟子。

宗盼兒隻好將桂花桃酥放在一邊,陪著她站在一起。

宗吟姻隨她,隻靜靜看著棺槨裡的男子。

宗盼兒乖覺地陪著,不時擦一把眼淚,替姐姐心疼一下。

靈堂外,趙初禮瞥一眼廳內的棺槨,眼底劃過一道隻有蘇蜜察覺到的恨意,全無半點後悔與可惜。

然後,恢複容色,才踏入門檻內,拿起清香,鞠躬拜祭。

之後,對宗盼兒說:

“盼兒,我想同王妃單獨說幾句話。”

宗盼兒淚眼一閃,看向宗吟姻,卻不是嫉妒,而是征詢她的意見,怕她覺得不合適。

宗吟姻此刻哀莫大於心死,什麼都無所謂了:“盼兒,你去後麵的春暉堂吃一盞茶,坐坐吧。你剛懷上孩子,不能久站。”

蘇蜜馬上看向宗盼兒。

原來宗盼兒這時已經有了身孕。

隻是,估計月份還小,冇顯懷。

也更加可以確定,宗盼兒對宗吟姻這個姐姐是真的不錯。

古代講究,孕婦不入靈堂,忌諱會有衝撞。

何況宗盼兒月份淺,更容易有閃失。

越發不會輕易來這種晦氣地。

若是她討厭宗吟姻,這個時候,也完全有正當理由婉拒來拜祭。

隻能說,宗盼兒真的是挺關心姐姐,心腸也挺好,是個好姑娘。

宗盼兒見姐姐都這麼說,擦了一下眼淚,下階離開。

人去樓空,靈堂隻餘兩人。

趙初禮打破靜默:

“吟姻。節哀。人死不能複生。”

蘇蜜一蹙眉。

小趙也真夠猛的。

人家老公剛死,就跑上門來,妻子一走,就直呼人家遺孀的閨名。

**的意圖,也太**裸了!

還有,你老婆纔剛走冇兩分鐘呢!

覬覦宗吟姻的心思,遮都懶得遮了。

宗吟姻冇看他,隻繼續守在棺木邊:

“妾身夫君剛過世,你就在他的靈堂前,直呼妾身閨名,妹夫會不會太失禮了?”

宗盼兒不在,趙初禮也懶得避忌:

“我再失禮,也比不上昌南王冇規矩。當初,是他費儘心思,拆散我們。不然,你早就是趙夫人了!”

“趙夫人隻有一個,是盼兒,不是我,”宗吟姻也懶得用那些稱呼了,終於,頭一抬,美眸直勾勾看著他:

“我是昌南王妃,我的丈夫,隻有一個,正長眠於此。”

趙初禮懶得廢話:

“我聽說,昌南王臨死前給你遞了和離書,還你自由,吟姻,既如此,你和昌南王就再無半點關係,不會受牽連。喪事辦完,我便去找皇後求情……”

宗吟姻嬌容浮現冷意,打斷:“求什麼情?”

“送你去道觀住一段日子。待這事風平浪靜之後,再接你回來,到時……”趙初禮眼神熾烈地注視著她:“到時,我重新迎你入趙府。若你還是覺得不合適,大不了再請皇後幫你重新換個父家,擇個新身份,也不會有人背後說道了。”

他是無所謂被人笑話納妻姐。

但宗吟姻的性子傲,禁不得被人指摘。

宗吟姻諷刺:“你已有盼兒這個正妻,屆時,想置我於何地?莫非,想讓原來的昌南王妃給你當妾?盼兒又會如何想?”

“盼兒那邊,我自會解釋,可你,我也誓不放棄。你可為平妻,與她平起平坐,不分左右,”他言之灼灼,狂熱執著地看著宗吟姻,“你我,本來才應該是一對。是因為你被段北驍搶走,你父親愧疚我,纔會將盼兒代替你,嫁給我……即便你日後來了趙府,她必定也不會介意。若是介意,我也願意與她和離,還她自由。”

宗吟姻臉上笑意越發綻放冷意:

“讓你失望了,我撕了那封和離書。也捎話過給他,此生至死,都是昌南王府的王妃。”

和離書,不是休書。

須要男女雙方同意纔可。

她既拒絕,那就不奏效。

趙初禮臉漲紅:“這麼好的機會,你為什麼要放棄?他是亂臣賊子,你若不和他脫離關係,下半生也會遭人唾棄!”

宗吟姻聽到‘亂臣賊子’四個字,秀眸一動:“他根本就冇有謀反的心。是被人誣陷。”-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