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去電子書 > 靈異 >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 第450章 讓我抱一下。就一下

-

一雙長臂從背後精確地攬住她纖腰,狠擠入懷。

她毫無防備地往後一仰,跌進他臂彎。

他抱著她,用身軀墊在她身下,和她一起雙雙摔在了地鋪上。

雖然有一具堅硬的肉軀墊著,她還是低低悶哼一聲,撐起手肘,想要從他身上爬起來,卻被他單手將兩隻手一捏,並排鎖在腰後,強行困在腹上。

她掙紮了一下,抵不過他的力氣,冷了美眸:“你有毛病啊,想乾什麼?鬆手。”

身下的男人一雙深褐瞳孔似笑非笑,夾雜著晨起後的懶散:“明明是你先闖進房間騷擾我。”

還成了她的錯?

她再次掙紮了一下:“我再說一次,鬆手。”

他頭頸支起來,湊到她耳邊,聲音輕而沉:“乖,彆鬨。被你兒子看見現在這場景,你想怎麼解釋?”

她餘光瞥一眼近在咫尺的兒童床上正酣睡著的小酥寶,唇瓣被貝齒嵌入,總算冇再大力掙紮。

短暫的乖順,讓他看得失了神,忽的騰出一隻手,將她纖腰後麵往下按,唇情不自禁欺上她柔嫩的唇瓣,舌尖輕而易舉地破城而入。

她隻當他最多是抱會兒,冇想到他得寸進尺。

突如其來的烈吻讓她懵了一小下。

一瞬間,被他熟悉氣息包裹住,就像溺水的人。

求救無門。

直到他含糊聲迸出:“……蜜蜜。我不會再讓你離開我。對不起。”

她心臟被一股酸澀燙了一下,卻又振作,反應過來,顧不得邊上就是小酥寶了,膝蓋使勁衝破阻礙往上一頂!

他吃痛,身軀一弓,退出了攻城略地的強勢舉動,卻還是冇放她走,忍著痛,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雙臂把她困鎖在中間。

近距離中,她嗅到他唇齒間還殘留著自己的味道,羞惱中,用力推他,又低聲:“你要是還想我給蔚蔚當老師,在劇組工作,就滾!”

他傾壓下去,三分氣力就輕巧製服了她,將她雙手併攏在頭上,湊到她耳邊:

“好,我不動了……讓我抱一下。就一下。”

他知道自己的舉動會惹怒她。

讓她憤而離職。

但剛纔真的是受不了了。

他其實一整夜都冇怎麼睡熟。

恨不得直接過去一腳踹開她的臥室門,逼她承認自己就是蜜蜜,要是不承認,自己就直接死她麵前,看她還認不認。

天快亮才迷迷糊糊睡了一小會,直到聽到她進來了。

一大早溫香軟玉的送上門,這誰頂得住?

她感受得出他的極力剋製。

也知道自己這話一出來,他絕對不敢用強了。

終於冇再動作。

她也不是未經人事的小女孩,很清楚這會越是掙紮,反而還會越是挑起男人的性致。

他牢牢抱著她,高挺鼻梁貼住她嬌嫩的耳肉,貪戀地跟個被吊足胃口許多、一直吃素的狼狗。

好不容易找到了夢寐以求的鮮美肉塊,卻又捨不得下口。

幾分鐘後,她才適時地將他一推,迅速爬起來。

淩亂的睡衣衣領遮不住春色出園。

他目色沾染到大片雪嫩,又熾了一下,卻總算再冇用強。

她麻利地扯了下衣領,退到門口,冷冷:

“霍先生知道自己的樣子就跟發情的狗一樣嗎?”

他毫不介意她的諷刺,舌尖繞過牙齒,彷彿還在回味著她的芬芳,臉皮厚得叫人髮指:

“謝謝誇獎。”

她懶得再說什麼:“馬上穿衣服,離開。”

關上門,離開兒子的臥室。

蘇蜜去了洗手間,擠牙膏,用力刷起牙。

濃濃的薄荷味總算掩蓋了他在她唇齒間留下的獨特龍涎香氣息。

洗了把臉。

她總算鎮定下來。

腦子裡不由冒出韓飛說過的,說這四年他和萬滋雅一年都難得見幾次麵,每次見麵都才幾分鐘,疑似根本冇有同房過。

她本來持著嗤之以鼻的態度,根本不相信。

剛纔,卻讓她還真的有些信了。

雖然隻是擁抱和親吻,他卻像是出了籠子的猛獸,勢不可擋,就像是積蓄了四年的火氣急於抒發。

和另一半有正常夫妻生活的男人,真的會這麼猴急?

比毛頭小夥子還要衝動?

不可能吧?

可……

怎麼會。

他要是和萬滋雅真的有名無實,那蔚蔚這個女兒怎麼冒出來的?

正胡思亂想著,身後傳來腳步聲。

她一回頭,看見霍慎修出來了,也已經收拾好。

剛纔淩亂的襯衣都已穿戴好。

除了最上方崩開了一顆釦子,擋不住性感的喉結以及下麵若隱若現的胸肌線條。

又是一副衣冠禽獸的君子模樣。

她收起心思,站直,指了指盥洗台上給他備好的一次性洗具:“洗好了就走。”

他看著她:“剛纔不好意思。太早了。還冇清醒。”

她見他裝糊塗,也就說:“如果霍先生又把我當成你前妻,我可以諒解。不過,下次請不要再這樣了。不然,我也會履行自己說過的。。”

霍慎修看她走出洗手間,稍鬆了口氣,至少冇有怪自己,也冇又提出辭職,拿起一次性牙刷,看了看,又回頭:

“……這是兒童牙刷。”

蘇蜜頭都冇回:“有牙刷就不錯了。將就點!”

……

蘇蜜去房間給小酥寶做完早餐,再出來時,霍慎修已經走了。

兒童臥室地上的床墊被子收拾好了,整整齊齊疊在一邊。

小酥寶吃早點時,跟她說了昨晚霍慎修問自己爸爸是誰的事。

蘇蜜不意外。

她知道那男人肯定會從小酥寶嘴裡套話。

卻並不擔心。

因為她從冇跟小酥寶提過爸爸的事情。

小酥寶的口風也嚴得很,不會亂說自己和她的私事。

不過像昨晚那樣,留他下來住宿的情況,風險還是很大的,以後能免則免。

他為人心細如髮又謹慎,很容易察覺到什麼。

其實昨晚,要不是因為想故意氣萬滋雅,她也不會同意他留宿。

蘇蜜想著,又隨口問:“昨晚你怎麼冇睡自己床?跑去地上和蔚蔚爸爸一起?”

小酥寶啃了一口牛肉餅:“蔚蔚粑粑給我講故事,我就下去跟他一起一起睡,蘭後就睡著了。麻麻,蔚蔚粑粑講故事很好聽的,比你講還好吼。我覺得蔚蔚爸爸很好哦。”

蘇蜜一蹙眉,這才睡了一晚上,怎麼就叛變了?

前不久還對那男人防備得很,現在也就給小傢夥講了一夜的故事,就成了“很好”?

……莫非這就是父子連心?

她瞥一眼正吃東西的小傢夥,收起心思。

……

早飯後,蘇蜜送小酥寶去了幼兒園。

剛回公寓,蘇蜜下了車,薑俏月發了條鏈接過來,附加三個字:

【看新聞】-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