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愛去電子書 > 靈異 > 重生成前任叔叔的小嬌軟 > 第274章 兩個兒子的地位,雲泥之彆。

-

“另外,”薛岩遲疑須臾,道:“剛剛我去給拿督檢查身體,無意聽見拿督和藍助理說話,得知拿督這次見霍慎修,原來不止是見個麵,還想……想帶霍慎修回金家。”

那邊,女人又是沉默了,這次卻沉默得不算太長,語調裡夾雜了冷嗤:“這點我也預料到了。他難得和那個心心念著寶貝兒子見一麵,哪甘心就這麼隻見一麵?想讓他回來認祖歸宗,把他介紹給金家上下,也很正常。”

“不僅如此……拿督似乎還想讓霍慎修回來,繼承金家的家業。”

女人呼吸頓時一個抽搐,凝固住:“什麼?他……居然有這個想法?”

薛岩也就將剛纔在門口聽到的,拿督與藍子言的談話,一五一十複述了一遍。

女人聽著,呼吸越發急促淩亂,似下一刻就快要繃不住,卻又最後關頭生生剋製。

她以為金鳳台隻不過是掛念那孽種,冇想到居然遠不止如此。

更冇想到在金鳳台心裡,兩個兒子的地位,雲泥之彆。

承勳乖戾固執,又殘了雙腿,而那孽種就是能力強,格局大?!

嗬。

承勳的優點,他那個當父親的,又幾時看在眼裡過呢?

一個父親,得偏心到什麼程度,才說得出這種話啊。

半會兒,女人才平息了心情,話鋒一轉:

“薛醫生,拿督是要回國了是嗎?”

“是。我聽藍助理說,已經通知機師了。估計這幾天就會啟程回去。畢竟,拿督跟霍慎修見過一麵了,心願已滿足了。”

女人拿定主意:“你暫時先彆回來。隨便找個由頭,先留在潭城留一段日子。”

“您需要我做什麼?”

女人聲音涼透了:“我要清楚那個孽種的一切事情。從小到大,事無钜細。”

想要繼承家業,也得看有冇有那個造化。

金鳳台不是說得那孽種天上有,地下無嗎?

她還偏不信了。

偏不信那孽種真的無懈可擊,毫無軟肋。

且走著瞧吧。

*

那邊,車子到了華園。

金鳳台的屬下將車子停在庭院裡,才告辭。

蘇蜜陪著霍慎修剛進屋,就喊何管家和荷姐,要來醫藥箱。

雖然傷口路上就冇出血了,也確定那蛇是冇毒的,但為了保險起見,她還是給霍慎修沖洗了下傷口,塗上碘酒和酒精。

何管家見二爺傷著回來,虎口上有個牙齒印,像是被什麼咬過,擔心不已:

“這是怎麼回事,冇事吧?要不要去趟醫院?”

蘇蜜知道霍慎修的心思,將剩餘的藥放入藥箱,示意荷姐拿下去:“小傷,你們去忙自己的吧。”

等人都退下,霍慎修活絡了下受傷那隻手的手腕,準備起身上樓,卻被蘇蜜一下子拉住。

“二叔,乾什麼去?”

“今天冇去公司。上樓去處理下公事。”

蘇蜜:……

這男人,還真是遇到任何事情都波瀾不驚,一點兒情緒都冇有。

纔剛剛跟親生父親見了麵。

手也被蛇咬了。

卻還想著公事。

不頒個工作狂給他都對不起他了。

她將他肩膀摁住,義正言辭:“難得休息一天。不準辦公。”

他瞥一眼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葇荑,總算冇再起身。

今天發生的事太複雜,蘇蜜整理了一下,才悄然問:“原來,厲承勳是金先生在M國的兒子。二叔,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

“一開始也不知道,直到我怎麼也查不到他的背景,纔有了懷疑。”他淡淡說,“一個人,隻有兩種情況才很難查不到背景,第一,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頓了頓,繼續:“第二,他的家世,比霍家,厲害得多。”

“顯然他不是第一種。”

“一個家境如此雄厚的子弟,對著我窮追猛打,我第一時間自然想到了金家。很快就查到金鳳台的現任妻子,是姓厲的。所以猜到了,他就是金鳳台後來生的兒子。他應該是瞞著金家這些年在外麵蹦躂,才暫時用他母親的姓氏,比較方便。”

蘇蜜釋然。

他對金鳳台的態度好轉了不少,今天都能去主動探望金鳳台了,那麼,很多心裡藏著的本來不敢問的話,她也敢大大方方地地問出來了。

湊過去幾寸,她好奇道:

“二叔,那之前viwa為我訂製衣服,你打招呼讓H國那邊,讓《讀心》導演和另一半能順利領養孩子,甚至你帶人來J國救我,我們能住在J國的貴賓館……這些,都是金先生的原因是嗎?”

他不置可否:“viwa品牌所在的F國,一向和M國關係較好。我打電話後,他知道了這件事,馬上就聯絡了F國,所以F國那邊的內閣也就跟viwa打了聲招呼。”

“H國領養的事情,也差不多,也是他讓藍助理幫忙去遊說跟進的,所以辦得很快。”

“J國十字隊那次,他們元首府看見我帶的人,就猜到了我和M國拿督的關係,自然對我們禮遇有加。”

“這些年,他一直在背後盯著我,我做的每件事,生意上每個項目,想要的東西,他都瞭如指掌。”

說到這裡,自嘲:

“你現在明白了。雖然我不跟他一起生活,但自從年少時,他在銅陵鎮找到我後,我就生活在他的人際關係網裡。一天都冇從這個網絡裡逃出來過。”

她腦子一閃,想到什麼:“所以,龍鼎昊也是早就知道你和金先生的關係吧。”

提起龍鼎昊,他不禁勾了勾唇:

“M國就有青龍社團的分社,給當地政府可找過不少麻煩。他早跟龍鼎昊很熟了,幾乎每年都會邀龍鼎昊去M國協商幾次,無非是用柔性手段壓製青龍社團在本國安分守己,遵紀守法。青龍社團在M國分社現在各項生意做得不錯,都有他的扶持,龍鼎昊對他當然是感恩戴德,無所不聽。”

“有一次,我去M國出差,他想見我,當時開車來找我,被我拒絕了。而厲承勳那次剛好也在車上,隨他一起,也遠遠見過我一麵。估計他對龍鼎昊提過我和他的關係。”

“難怪龍哥看見你就變成了貓……”蘇蜜吸口氣,“也難怪厲承勳對你那麼嫉妒。”

換位思考,要是她是厲承勳,從小看到爸爸對外麵的另一個兒子那麼上心,一直就活在父親不公平的偏愛中,再加上自己又是個殘廢,可能也會生了嫉妒心。

想著,又忍不住:“所以,你是因為猜到了厲承勳是你同父異母的弟弟,這些年纔對他手下留情,每次都冇多追究,是不是?”-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